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六百三十八章 亚波伦(中)
    传说,当亚波伦漫步在新大陆的荒野上,开始号召人们建立哈米吉多顿的时候,因为他无所顾忌地展现他的超凡力量,所以被人们敬畏地称之为“神”。

    又因为无所顾忌的展示背后,那肆虐的血腥,还有人称呼他为“黑基督”。

    亚波伦从未自称为神,但在很多人眼中,实实在在是行走于地上的神明——说起来,这位倒是在世俗世界比较有名气的那一类,也就是进入90年代以来,被密契尊主套住,又遭到愈发严密的权限网络的有意遮蔽,才慢慢消歇下去。

    大约也就是在这个阶段前后,他肆无忌惮的超凡力量开始内敛,并成体系地展示出来。

    由于他假借了《新约》的启示录,以描述这一套体系,好事者便将其称为“启示七印”。

    据说当亚波伦以“黑基督”之名,打开第七印的时候,死亡和灾难的号角吹响,虚空中倾倒出绝望的天灾黑潮。使敌人的肉身和灵魂,都在其中崩溃腐烂。

    当年的密契尊主,据说也险些在其中消蚀殆尽,是凭借着与所谓“过往的神圣”立下的“符契”,才又死而复生,绝地翻盘。

    罗南静静地站在街道正中央。

    眩目光芒涂抹掉视界中的一切细节,以至于血妖的身影都看不太清,剧烈震荡的空间断层结构,也使得他们之间的距离感变得模糊。

    同样的,他与亚波伦之间的距离判断,也变得特别微妙。

    空间断层内连续响起仿佛气泡炸裂的低响,那是罗南组合拼接的时空构形框架,被外力强行扭曲、击破,荡漾出来的余波。

    别看在感官可观测层面,只有微幅波动,渊区之上、本地时空的框架外沿,已经掀起了狂飙巨浪。

    亚波伦和罗南,一动一静,事实上都是游走在这无形风暴的边缘,有时甚至需要穿行于其中。

    两人之间的“距离”,某些时候甚至只隔了层“薄纸”——都能感受到对方辐射出来的温度,却又在渊区湍流和时空扭曲的共同作用下,推挤开来。

    “亚波伦具备极强的时空类能力。

    “‘启示七印’框起的破灭断层世界,与欧阳会长严谨周密的‘逻辑界’恰好是对立的两端。

    “密契尊主与他签订的契约,非但没有削弱他,反而帮助他实现了某种突破——他表现出来的能力,要比资料记录的强出一截。

    “他应该还有所保留……”

    连续几次与亚波伦“擦肩而过”,罗南的心跳频率在增加,同样的思维速度也在加快,带给他一定程度的兴奋刺激。

    这一刻,有关亚波伦的信息,包括记忆中的,还有当前现实中起伏波荡的那些,在生命星空、祭坛蛛网、外接神经元以及磁光云母共同构建的“大型云端生物脑计算阵列”中层层筛选,重新组合,向罗南显现分析的结果,以及一些暂时无法解答的疑惑。

    此时的亚波伦,仍以他“一人一城”的压迫力,通过空间断层的架构,不断挤迫剥离罗南设置在肉身之外的时空构形结构,破坏罗南预置的空间防御秩序。

    而且,在这个看上去随时可能破灭的断层世界中,还有越来越多的、来自于精神海洋中的痛苦、贪婪和绝望情绪汇聚而成的浊流,倾倒进来。

    它们大概率来自于哈米吉多顿,来自亿万居民的集体意识和情绪。亚波伦从中撷取了最极端的一部分,进行了超凡水准的运作,通过破坏既有“秩序框架”,获取了可观的爆发和杀伤。

    对于精神侧能力者来说,现实空气中、精神海洋里,甚至于渊区,都充斥了无形且猛烈的毒素。

    若是一个不慎,灵魂力量与这些负面元素共鸣共振,真可能瞬间迷失消融在里面,至不济也会受到强烈的干扰。

    同步推进的双向压力,非常具有针对性。

    针对的就是罗南目前已经响彻整个里世界的精神侧修为,以及虚空挪移的手段。

    不可否认,罗南的活动空间在压缩,灵魂力量对渊区和物质层面的干涉作用受到干扰,扭曲操纵时空架构的精度在削弱,相应的,虚空挪移的不确定性增加……

    但以上这些,未必是亚波伦的直接目标。

    因为与之同步,罗南肉身所承载的压力,才真是在持续迅猛地攀升。

    罗南保持肉身状态的安全区间,本就相对狭小,一旦过载,除了对自身造成伤害以外,非常态下分泌的温度、汗水、激素等异常信息,以及干涉结构变动的不谐,将是最显眼的痕迹,有很大可能帮助亚波伦穿透层层防御布置,拆解出他的本体所在。

    没错,里世界的“有心人”都知道,罗南的肉身强度,是他目前最大的软肋。如果能够将罗南本体剥离出来,或者直接造成压力过载,就等于是扼住了他的咽喉。

    “所以说,这是有预谋吗?”罗南当面吐槽,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正是在这个阶段,亚波伦主动“拉开距离”。

    罗南低叹了口气。

    他知道,对面并不是缓一缓的意思,而是有意规避太过直接且频繁的接触,尽可能地隐没到“黑暗”中,从容蓄力。

    这样的亚波伦,更认真了。

    毕竟,相较于空间断层的侵入干扰,以及精神浊流的腐蚀影响,还是这个家伙,才真正具备对罗南一锤定音的杀伤力。

    血妖可是提过的,亚波伦肉身侧的能力,绝不逊色于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人。

    毕竟,这是一个面对装备有战斗机、火箭炮、精确制导导弹的军阀私军的围追堵截,仍然能够在战场漫步的恐怖大魔王。

    他的距离“拉开”,杀意却在提升。

    “这样可不行,要控制……”

    随着罗南的意念明确,空间断层的眩光环境,骤然蒙上了一层“阴影”,那是外界夜色中骤然集聚的阴云“映射”进来。

    与之对应的,是百千万根操纵线形成的密织的网。

    罗南都觉得自己有点像蜘蛛了,他就静静处身在这张密织蛛网的中央,时刻感受、倾听着来自于四面八方的“震动”信息,以判断亚波伦的位置和距离。

    不得不说,这让罗南的心湖愈发澄澈冷静。

    越是在这种极端环境下,越是有巨量、多变的即时信息沉淀下来,他的云端生物脑计算阵列,反而能够筛选、计算出更多的可以作为判断依据的信息,对敌人乃至周边环境做出更进一步的解读。

    亚波伦趋近又远离,罗南部分意识倒是抽离出去,做出更客观的判定——不只是针对亚波伦。

    要说距离近的这两位:

    亚波伦绝对危险;

    血妖立场未必清晰。

    这两位超凡种,无论是他们现实的威胁程度,还是更虚无缥缈的心思在极端环境下的映射,都在罗南的蛛网上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

    然后,蛛网也好,感应也罢,已经不满足于目前这片空间断层,开始向外面扩张。

    事实上,亚波伦的空间断层从来就没有真正将罗南封闭进去。

    罗南的肉身始终与地球本地时空存在着微妙的“夹角”,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他的灵魂力量更是散布在整个地球物质层面、精神海洋、渊区、极域等各个层次。

    当然,罗南也可以切换到磁光云母的视角,看身后这个蓝色的小破球上,某个扭住它‘传感末端毫毛’的莫名扭曲。

    但罗南不会将自身的视角限定在某个层次,更不会迷信磁光云母这种“大家伙”——否则下一秒可能就是这“大家伙”高高兴兴、彻彻底底脱钩放飞,绝不会对瞬间挂掉的“养育者”有任何哀悼的想法。

    一切都要恰到好处。

    在几次还不太熟练的调整和聚焦后,罗南终于将比较适合当前战斗形势的感应视角调整到位。

    这帮助他及时做了一次位移,避免与亚波伦做另一次脸贴脸的接触。不过也正是这样的位移,给了亚波伦一份参照——他应该是察觉到了,罗南正快速适应战场环境。

    下一秒,亚波伦再度开口,声音仿佛就响在罗南耳畔:“藏起来吧,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愤怒。”

    与他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嘈杂混乱、仿佛亿万人一同发出的绝望的哭喊。

    罗南对《新约》不熟,却也知道,这必然是“启示七印”进一步强化的前置——流布于精神层面的“毒素”愈发浓郁且猛烈,甚至于已经模糊了精神与物质的边界,开始侵蚀空间断层的架构本身。

    真毒起来,对自己都敢下口……

    正是这种无所顾忌的混乱,才能造就彻底的破灭力量。

    不过,此时的罗南并没有考虑如何对付,相反,他在努力“侧耳倾听”这躁乱哭嚎声中,别样的痕迹。

    在这由亚波伦牵引而来的混乱绝望的集体意识中,有一丝似是而非,与其说“混乱”或“破灭”,倒不如说是“腐朽”、“凋亡”的意念,盘绕其中。

    由于都是负面元素,平常看不太出来,但是经过超凡层次的运化之后,彼此之间,动静趋向有异,就显得格格不入起来。

    罗南心神微跳,这样的感觉,他好像是接触过的。

    念头一旦明晰,云端生物脑计算阵列就对所有相似的信息进行筛选。

    其实,单凭罗南的记忆已经足够,因为就是一个半月前,罗南在翡翠之光号上,也在超凡种的巅峰会议上,和这样的人物打过“照面”的。

    虽然无论哪个场景,都不是实质性的接触,可那种距离真正死亡好像只差一步,偏又格外冰冷幽邃的气息,实在太有辨识度。

    罗南很快就确认,这是……

    死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