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夫人她又上热搜了 > 261他要结婚了
    “小绾,要不要一起去做美容?”沈柔拎着包,敲开姜绾房门。

    姜绾一身短袖睡衣,睡衣前胸的位置还有个可爱的小熊图案,她正趴在床上追剧,听了这话懒洋洋道“我就不去了,沈姨玩的开心点!”

    沈柔瞧着姜绾的确没心思,也就合上门,可脸上的笑意却拉了下来,直接给儿子打电话。

    别以为她不知道,自从前几天姜绾在颁奖典礼受伤回来后,心情一直都很低落。两个孩子的相处似乎一如既往,但沈柔却能瞧出两人是闹矛盾了。

    过了一会电话才被接通,沈柔铺天盖地的就开始责骂“老大,我不管你和小绾发生了什么,你是男人得让着女人,瞧瞧小绾这每天闷闷不乐的样子,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你再这样,你俩就别谈了,有的是好男人对小绾好!”

    听着母亲的责骂,元羲动了动酸软的脖子“她,不开心?”

    元羲其实心里也不好受,上次和姜绾提及退出娱乐圈的事情,姜绾拒绝了,元羲虽然没怪姜绾,但心里到底还是觉得姜绾不在乎他,至少他可以为了姜绾放弃一切,可姜绾不会。

    两人似乎忘记讨论这个话题,但却有了心结。

    “你自己看不见?好好一孩子瞧瞧被你气的,老大,老妈可告诉你,女人是拿来疼的,你爸和我结婚这么多年,可从来没给我委屈受,怎么?你变异了?长本事了?”沈柔说着,气的把包扔下,如果此时儿子在身边,她怕是都要动手了。

    听着母亲的话,元羲若有所思,回答了句“知道了!”

    骂了半天,儿子就这样一句话,沈柔更觉得气了,这儿子教训不了,沈柔直接拨通老公的电话,开头就来了句“老公,你儿子欺负我!”

    这边元羲挂完电话,有些头疼的捏了下眉心,心里格外担忧在家的姜绾,拿起电话想要给姜绾发信息,却又不知道该说啥,一时犯了难。

    正巧此时电话响了,元羲接到电话是父亲让自己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元羲以为是工作上面的事情,可刚进办公室,就见父亲劈头盖脸的询问“你怎么气着你妈了?”

    听着这话,元羲是一点意外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在他们家,父母是真爱,孩子是意外。

    “没!”元羲解释,他怎么会气母亲,别说有父亲护着了,就是他们几兄弟平时不也是尽力哄母亲开心。

    元屿看了眼儿子,倒不是真的为了这事训斥儿子,是妻子在电话里说俩孩子闹矛盾,妻子心疼丫头,这不就告状来了。

    “和小绾闹矛盾了?”元屿放下手中的钢笔,他甚少关心孩子私人问题,比如元宸和唐音的分分合合,元屿从未询问过,但此事事关两个孩子,元屿又是把姜绾当成亲生女儿看,自然多关注些。

    这种事情,哪怕是面对父亲,元羲也不想多谈,但元羲突然想起父亲和母亲结婚多年,似乎连红脸都没有过,自然起了讨教的心思。

    “爸,如果老妈想要工作,可工作却有危险,您会怎么做?”元羲询问,在爱情这方面,他还是新手,自然不如结婚几十年的父亲经验老道,元羲也希望自己和父亲一样,让姜绾也能几十年如一日的开心幸福。

    元屿一听就明白两个孩子的矛盾出现在哪里,他看着这个向来聪明能干的儿子,失笑了下。

    “只要她喜欢,我都依着她!危险,是我们男人该为她们考虑的事情,危险处处都有,成为我的夫人她也存在危险,难不成我还不娶她了?老大,你是个男人,很多事情需要考虑费心的都该是你,而她们,只需要快乐的做她们想做的事情就好了!”元屿的一番话,让元羲醍醐灌顶。

    元羲突然觉得自己的确心胸狭隘了,他自私的以为,只要姜绾退出娱乐圈就让少些危险,可这世道,危险和意外比比皆是。如果姜绾每日呆在家里,郁郁寡欢,他就真的能放心吗。

    “我明白了!”元羲是个一点就透的人,更何况他这次会这样急进,也是因为太在乎姜绾。

    “明白就好!”元屿点点头,让儿子回去工作,心里则是在想着两个孩子矛盾解除,老婆心情一定会变好,想想他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此时的姜绾并不知家人都在为她和元羲的事情操心,她看着突然来到元家的杨朵和丁穗,很是诧异的站在大厅里“你们,怎么来了?”

    这话不是不欢迎,而是惊讶,毕竟她们没事先告诉自己,突然就来了。

    “是元太太让司机接我们来的,说你在家挺无聊的,我们这就来陪你了!”丁穗说着,整个人已经坐在沙发上,尝着厨师刚做的糕点,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这元家就是不一样,哪像是我家的厨师,做的饭菜难吃的要死!”

    杨朵怀孕月份还浅,此时看不出怀孕的模样,她也跟着坐下,也许是怀孕的缘故,杨朵现在饿的快,也开始在吃东西。

    也是因为此时元家没旁人,两人这才放的开,如果元家的长辈在,两人肯定坐的比谁都端庄。

    三人吃吃喝喝,倒是让姜绾暂时忘记和元羲的不愉快,正好此时姜绾的手机屏幕亮了下,姜绾随意看了眼,只是一眼姜绾的目光就有些怪异,脸色也有些难看。

    丁穗没多想,以为是什么不好的新闻,凑过去也看了下,可丁穗看了后脸色也变得不好,这就让杨朵很好奇了。

    杨朵凑过去,可姜绾却是连忙把手机翻过来合上,嘻嘻哈哈道“现在的娱乐新闻真是没意思,没看头!”

    “可不是嘛,我也觉得娱乐新闻不好看,我经常在看娱乐新闻的时候看到你,那主持人说的乱七八糟的!”丁穗说着,拿了块瓜果递给杨朵“你吃点东西,你现在可是两个人了!”

    杨朵拿着瓜果,一脸无语的看着两人“你们能不能别把我当傻子,我是怀孕了不假,但我怀孕的是肚子,不是脑子!说吧,什么事,是不是关于周锦的?”

    杨朵自从和周锦分手后,她一直表现的都很冷静,她忽略关于周锦的很多新闻,专心养胎还有打理好左心房。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遗忘就会遗忘的。

    姜绾和丁穗不语,不是不想说,实在是不知该怎么告诉杨朵,她们都清楚,杨朵的心里还是有着周锦的,甚至是周锦的心里也是有着杨朵的,不过是天意弄人罢了。

    “算了,我自己看!”杨朵说着就去拿姜绾的手机,这是无礼的行为,但此时杨朵也是来了脾气。

    “你别看了,我说还不成吗?”丁穗一把按住杨朵的手,她怕杨朵看到记者们写的心里会难过,还不如由她来开口。

    “是,是周锦他要结婚了!”丁穗说着,挤出笑容来解释“其实这也是不能避免的事情,周家和张家已经联姻,这婚事自然是早些办才好,小朵,你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

    此时姜绾也担忧的看着杨朵,哪怕知道杨朵向来坚强,可听见自己心爱的人要结婚了,甚至自己还怀着他的孩子,杨朵真的能挺下去吗。

    杨朵就坐在那里,她的表情很复杂,眼神先是难过,手掌轻轻的揉了下脸颊,再是提起笑容,可这个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没事!”杨朵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闺蜜,拍了拍手掌“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我明白的!再说了,我挺为他高兴的,他周锦就是个锦衣玉食的公子哥,他就该过那样的生活!而且,我也不亏,我现在好歹也是从贫民窟里走出来的小富婆,真的,我挺满足的,人总不是求事事完美!”

    杨朵说的头头是道,可说完这些,她还是靠在姜绾的肩膀上不住的哭泣。她哭的声音很大,眼泪鼻涕横流,似乎要把自己的不甘心不情愿通通都哭出来。

    姜绾就坐在那里,如今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由着杨朵依靠。丁穗则是手忙脚乱的给杨朵擦眼泪,嘴巴里骂骂咧咧不停,骂的都是周锦。

    姜绾本以为,知道这个消息的杨朵定是会一蹶不振些日子,但没想到哭过一场的杨朵,擦干眼泪后竟然释然了。

    或许是因为杨朵真的是太坚强了,又或许是杨朵早就有着这样的猜测,又或者是杨朵如今有了另外一个生活重心,她如今是个妈妈,她要为孩子考虑。

    原本是杨朵和丁穗两人来陪姜绾,但现在变成姜绾丁穗来开解杨朵。好在元家够大,娱乐设施齐全,不论是高尔夫球场还是游泳池甚至连马场都有,姜绾带着两人在家里疯玩了一天。

    也许杨朵是伪装的,但至少在晚饭之前,从杨朵的眼睛里已经看不出任何的悲伤。

    姜绾自然是留两人在家里吃晚饭,原本杨朵和丁穗是拒绝的,可一听晚上家人都不回来,就姜绾一个在家里吃晚饭,两人自然就赖着不走了。

    元宸自然是和唐音在他们爱的小公寓里你侬我侬,元屿夫妇今晚要去个拍卖会,元羲今晚有应酬,至于元舸,姜绾没问,毕竟他一向很少回来吃晚饭。

    厨师准备丰盛的晚餐,很多食物都是为了照顾杨朵,也是孕妇可以多吃的东西。

    丁穗下午骑马玩的累了,此时饿的厉害,当着闺蜜的面也没什么好伪装的,直接撕下一只烤鸡的鸡腿啃起来。

    就在丁穗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一道声音在大厅门口响起“姜绾,你怎么都不等我吃晚饭!”

    只见元舸还穿着上班的休闲套装,比起以前他一副中二的打扮,如今的元舸穿着一身灰色相间蓝色套装,头发也乖乖染回黑色,脚上虽然不至于穿着皮鞋,但也没穿以前那种皮靴,而是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如果他不说话,真的有那么点阳光的味道。

    姜绾倒是早就看过如今的元舸,比起曾经顶着满头乱糟糟五颜六色头发的元舸,姜绾觉得现在的元舸看着舒服多了。

    可丁穗却是第一次看见突然改变的元舸,怎么说呢,丁穗此时的目光里都是惊艳和震惊。

    丁穗从少女时期就喜欢元舸,在身后偷偷摸摸的跟着,然后是嚣张跋扈的不容许任何女性靠近元舸,再到后来她被元舸厌弃,只能从圈里旁人嘴里听说元舸的消息。

    她知道,元舸最近在广告公司上班,她也知道元舸依旧很爱玩,她也曾跑去元舸喜爱的那家酒吧,只是如今的她不是当年毫无畏惧的少女,到底没了勇气能像是尾巴一样跟着元舸。

    元舸也没想到家里有客人,他向来无法无天,此时也只是朝着两人点点头,目光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

    杨朵倒是不在意,但丁穗却是有些贪婪的看着元舸,如果说曾经对元舸的喜欢是因为少年爱慕,那么现在面对成熟些的元舸,丁穗明白,那份喜爱已经深入骨髓。

    杨朵在桌下踢了下丁穗,她原意是提醒丁穗注意些,她这目光就像是要把元舸给扑倒一样。

    但丁穗却误会了,她连忙想到自己现在邋遢的样子,杨朵连忙扔掉手中的鸡腿,拿起纸巾就擦拭自己的嘴角,甚至还摆弄了下自己下午就弄乱的头发。

    一直以来都想要以最美的一面展示给元舸,偏偏事与愿违,丁穗急的满脸通红,觉得元舸对她的印象肯定更差了。

    只是,最可悲的事情就是,从始至终,元舸都没朝丁穗看去,也许在元舸看来,丁穗只是姜绾的朋友,仅此而已,她好看也好,不好看也罢,元舸都不在意。

    这里没外人,元舸直接开口“姜绾,还记得我朋友方池吧,就是你的粉丝,很喜欢你的那个,他现在是个导演了,如今准备拍部电影,他想要邀请你参演,你有没有兴趣?”

    姜绾对方池是有印象的,没想到他竟然成了导演,只是谈起演戏,姜绾现在自己都不在该怎么答复。只是因为,她因为演戏和元羲依旧起争执,这个时候,如果误会不解除,再去演戏,姜绾不希望他们的误会越来越大。

    “你别急着回答,我回头把剧本什么的都给你,你自己考虑下,反正我就那么一提,愿不愿意随你!”元舸说着,吃了几口饭,就急匆匆上楼去了,不知是去打游戏还是干嘛去了。

    倒是丁穗,瞧着空荡荡的位置,眼神黯然了些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