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只为成就那些梦想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要辜负
    “真的是快!”

    场边,

    尤为关注的林幕,在运动员们刚起跑的一瞬,就在心里暗叹了一句。

    在之前,他之所以有关于沈欢的判断,也大多源于此,或者说更期待于此!

    他同样无暇关注大屏幕上打出的数据,但其实根本就不用去刻意想什么数据,情况一目了然!

    以起跑反应比第二快的加德纳超了将近0.02秒,而且是在更爆发的情况下冲出,真实的表现是极为明显!观众的惊异呐喊,也都是源于沈欢的这一个起跑和前两步,明显超出了别人一段。

    天赋果然是最不讲理的东西,有些天赋真不是一些数据可以表现出来的,这样的天赋,如果再加点辅助……林幕这一刻很是感慨!

    接赵林回休息区的时候,他没有立刻离开。

    在沈欢接受完理疗服务后,一直充当着知心大哥角色的沈保拉着沈欢来向他请教,他也没有多说,就算不因为主管的问题,技术问题也不是一两句就可以马上改变的,反而可能造成不必要的影响。最后也只是给了他们可以考虑起跑更爆发些,随心而动的建议。

    只是,在迎着沈欢那有些期盼又似乎很执着的眼神时,林幕的心被触动了一下。

    因此,也没多做考虑,百科列表里沈欢名字后面的“临时”消失了。

    似乎像是一个轮回,因为亲密度低到谷底,因为归入了袁国华名下,沈欢被剔除出列表。现在一年后,中间经过了不少事后,却逐渐有了足够可以添加列表的亲密度,随之,沈欢的名字又重回了原位。

    虽然技能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速度加成,但有比起当初强劲无数的属性,加上稳定的状态、反应和速耐的加成,这无疑让沈欢有了实力上的突破。这也是林幕对于现在沈欢竞争力的期待所在。

    110多的敏捷、近110的反应资质、优秀的起跑加速感觉,再加上技能的进一步加强效果,林幕也有足够的理由去期待。事实情况也没有让他失望,这一次的起跑堪称绝顶!

    随之而来的两步起速也变的更加顺畅,就连之前磨合总觉得欠缺的一点什么,此时似乎也找出了答案,爆发性、稳定性和连贯性!

    好好跑吧!不论是不是我的运动员,有梦想,现在也有信念,那么,值得我给与帮助!

    跑道上,

    起跑很快很稳,从冲出的瞬间,沈欢就有了清晰的判断,随着起跑后的两步迈出,没有任何顾忌的全力爆发,他感觉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要用最爆发的力量,最快的步频将速度加到极致……”

    心里默念着之前听来的指点建议,沈欢全力的在奔跑,所有的快结合在一起后,他感觉这次跑的非常的舒畅,之前磨合的步伐似乎自然的形成了条件反射,他感觉已经不需要再刻意去控制!

    加速、加速、加速!

    8条跑道上,略有不同的各自迈步,都同样的有力,飞快的摆臂,迅捷的摆腿。能在最顶尖的室内场60米中进入决赛的选手,哪跑包括临时改动节奏的赵林在内,都有着足够的前程起步速度。

    前面二十米,除了因起跑隐隐超过些身位的沈欢,几乎所有的选手都处在一个水平线上。

    然而二十米一过,将爆发进行到这一阶段,这一组决赛里实力强劲、起速最快、发挥最好的几名选手,开始渐渐超出,选手的层次也开始逐渐显现。

    沈欢、杰森·加纳德以及克劳福德,一点点的将与身后之人的身位慢慢拉开,差距在出现。

    三十米、四十米……

    沈欢、加德纳此时几乎并驾齐驱,靠着强劲的绝对速度优势,沈欢之前稍有的领先,被加德纳渐渐抹平。

    两人身后,专项200米的克劳福德终究在短距离的完全起速上稍有劣势,被渐渐拉开了半个身位的差距。而在他身后,包括赵林、沈保,包括奥比克维鲁,也都没放弃追赶的脚步,几人紧紧地咬在了一起。

    列文站的冠军格里梅斯,此刻没有了冠军时的风采,发力变的狰狞的面孔格外扭曲。与同样处在最靠后位置的希腊选手一样。他们在惊诧间,已经渐渐有了些绝望!

    四十五米、五十米、五十五米……

    “选手的起跑都很快,shen,他领先了……加德纳、克劳福德、赵……shen、加德纳难分先后,速度已经快到极点……加德纳、shen,冲线了……”

    现场主持的声音依然激情,但几乎已经无法去思考组织语言,比赛的进程太快,你争我夺的太激烈。几秒时间的激情碰撞,也把他的情绪彻底调动了起来。

    工作的本能让他在歇斯底里、肆意狂吼的同时,也依然在极力的带动着现场的气氛。然而,短道的竞技,激烈异常,入戏的观众们何尝再需要别人来带动。

    而跑道上的运动员更是不需要别人的热情来带动,周围所有的声音已经从他们的世界里彻底消失,所有的气氛和热情都已经无法再左右他们。前方的终点线,是他们唯一关注的目标,甚至于周围的对手也变的不再重要!

    “噢!噢!噢!杰森·加德纳、shen,几乎同时冲过终点,到底是谁赢了?是室内赛不败战神还是来自遥远东方华夏的shen……”

    主持人的声音激动异常,难得一见的60米比赛让人觉得格外的刺激。一位名将和一位异常肤色的无名小卒,两人几乎从开头就紧咬一起,“不离不弃”,没有谁能彻底超过对方半个身位以上。冲过终点线时,太快的冲刺速度,一闪而过的画面,让人根本无法区分是谁跑了第一。

    现场观众的鼓噪声一直没有停歇过,到的此刻愈演愈烈。一场激烈的比拼,结果悬而未决,此时的他们几乎同时把头转向了计时牌……

    噗噗噗噗,终点线前方,缓冲软垫再次迎接了一轮撞击。刚与软垫的一次亲密接触,还有些东倒西歪的运动员们只是稍定后,就几乎整齐划一的把视线投向了终点线边……

    等待是焦急的,但其实也只是几秒的时间。几秒后,比赛的计时牌上,小组冲线的成绩已经出现。随着成绩的出现,现场的摄像镜头从计时牌上一扫而过后,瞬间投向了运动员们所在的位置。

    与此同时,现场的大屏幕上,获得第一名的运动员的身形出现了!

    “*……&*#&¥…”

    “华夏……”

    “……”

    体育馆内瞬间炸裂,不同语言,不同种族,此刻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shen,来自华夏的shen赢了,6秒49!他……”

    ……

    “呼哧~呼哧~”

    缓冲带,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嘴巴略张着,大口喘着粗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在大屏幕上,最上面的位置上,那里有五星红旗,有他的名字,有比赛的最终成绩。

    一瞬间,沈欢只觉得全身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是冠军!?是冠军!?呜~是冠军!”

    瞪大的眼睛里,蓄满的泪水摇摇欲坠,嘴里不停的重复呢喃着。

    正式开始练短跑两年多,进入职业体系不到两年,成为真正的职业运动员也才刚刚一年。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两年多的时间甚至于还不足以让他适应角色身份。然而对于他来说,经历似乎格外的要多些。

    起步伊始,将近18岁的年龄和他矮瘦的身材,总是会收到很多人似乎不经意的异样关注。让他憋了一口气的同时,难免的也有些自哀。没有放弃刻苦与努力,稍露头角后,各处的碰壁却再次给了他无数打击,让他对于未来感到格外的迷茫。

    是体校老师、胡教练的鼓励、呵护,才让他坚持着等到了自己的曙光。

    我就是我,我要用努力去获得该属于我的一份东西,我应该获得应有的尊重,我应该受到足够的重视……

    走进了国家队,临时工的身份让他更加的敏感。心里无数次狂吼的东西,一步步的推着他朝前走,也推着他渐行渐远。

    当幡然醒悟时,曾经的过往,他感到十分的可笑。而当时听到过的很多他十分厌烦的话,再回想起来后才发现,原来不经意中,其实已经印在心上。压住了它的,仅仅是伪装骄傲的自卑之心!

    直到此时,他看着大屏幕上自己的名字,他有些确定了……

    “哈哈,欢子,你也是世界冠军了!”

    一双粗糙的手落在了他的头上,就如同几个月来一般,这双手的主人,在他孤寂困惑时,用他独有的方式,给了他无数的关怀。

    “保哥……”眼泪无声滑落,沈欢抬起了手,胡乱的擦了下,他有些不好意思。

    “嘿!不丢人,不丢人,世锦赛那会我哭的比你惨,哈哈!”沈保用力的揉了揉沈欢的脑袋,“对了,你等着啊……”

    不等沈欢反应,也完全没顾忌是不是需要等待裁判确认成绩,沈保飞快的向另一段的场边跑去。

    “那个谁,恭喜你!”

    努力压抑着心底的高兴激动,赵林“淡然”的走到了沈欢的身边,手举起来后稍一踟躇,最终还是拍在沈欢的胳膊上。

    “谢谢~我……”一瞬间,沈欢感到一阵心颤!

    很多东西似乎还是一样,一年以前,在津沽、燕京,似乎都是这样。尽管赵林努力压抑着情绪,但沈欢如何能看不出,本来赵林就不是一个太能藏住事的人。

    一年的时间,都在成长,成长的过程中很多东西在改变,成绩提高,心态成熟,连容貌也渐渐的脱去了稚嫩。但这颗心,似乎从来没变过!为了胜利欢呼,为了队友的成绩骄傲。

    赤子之心吗?

    几米外,从大屏幕上收回了视线,杰森·加德纳缓过神来。

    微微的摇摇头后,脸上却是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这场比赛他输了,他已经用尽了全力,要说没遗憾,那是假的。成绩相差0.01都不到,或许起跑的时候能稍微快一点点,这场比赛的结果就完全不一样。

    但遗憾过后,他感觉自己并不失望,也没有输给格林、输给蒙哥马利时的那种不甘。因为,半决赛时的赵还有现在的沈,给了他不少启示,让他从没一刻感到如此自信过。

    该去给获得冠军和季军的朋友祝贺一下!加德纳嘟囔了一句,转过身,朝着沈欢和赵林那边走去。

    “HI,恭喜你,s…shen,你很棒!赵,恭喜你!”

    分别和沈欢、赵林拥抱了一下,加德纳比划着手。

    “谢谢!”

    随着加德纳的到来,决赛的其他对手也都纷纷过来表示了感谢。哪怕是心底非常不痛快的克劳福德,也是勉强挤了个笑容过来表示了祝贺。

    比赛前、比赛中都是相互较劲的过程。但比赛结束了,不管成绩、名次如何,该有的风度还是要保持的。

    “欢子,来披上,去吧!”

    跑开的沈保回来了,把一面张开的五星红旗批到了沈欢身上。

    “是回去拿国旗了?”沈欢脑海里念头一闪而过。

    举手抓住了旗帜的两角,头左右看了看身上的红色,一瞬间的,他感觉轻飘飘的一面布旗,压在他身上,显得格外的重。

    “这面国旗可有老资历了,世锦赛那会,小赵和老杨都披过,我也披过,现在到你了!亚锦赛时也是出过场。将来啊,你们再努力些,让它能展现在奥运会的赛场上,那可就真正圆满了。哈哈,我等着这一天……”

    沈保笑眯眯的拍了拍沈欢的肩膀,嘴里“轻松”的叙说、鼓励,可眼里却有着不一样的郑重。

    “小赵,你也来拿着,陪着一起去跑,你是第三,咱们国家……”

    同样是一面国旗,这是赵林他自己带的,沈保刚一路猛跑着到场边从队里负责后勤的人那里拿过来的。以前包里放国旗只是他和少数几人寄托希望的习惯,现在已经成为了约定成俗的传统。

    “哦!”

    接过红旗,挥手展开,鲜艳的红色分外耀眼!

    ……

    赛场上,左右两道红色的身影沿着200米的跑道,一路慢跑着和观众示意。

    随着他们的经过,看台上四处星星点点。同时,在场边,挡板前后,不时有记者手拿着摄像机、照相机跟着他们一路狂拍。

    室内赛的体量不大,很多项目都只能算是室外赛项目的衍生项。因此,不论是收获的关注还是顶尖运动员的重视往往都稍有缺乏。

    但毕竟也是世界级比赛,是国际田联所规定的第二级别世界赛场。能在这样的赛场上,进入正式比赛就已经是对于一名运动员的承认了。更何况是进入决赛,更甚至于夺牌、夺金!

    看台上,也几乎所有的观众都了解了,这是被认为最不可能实现短跑成就,却先后在世界赛场上打破黑人垄断,创造了奇迹的两名华夏人!

    无论是他们的成绩、荣誉,以及所代表的竞技精神,都值得人们去称颂!

    一万多名来到现场的观众,他们来自匈牙利本土也或者来自欧洲的其他国家,此一刻没有吝啬于自己的热情,他们很乐于给这些创造奇迹、展现体育精神的人一份尊重和肯定!

    “沈,赵……”

    可能是因为某些来到现场的华人自发带头,也可能是某一个欧洲观众的激情涌动。

    开始只是稀稀落落的寥寥几声,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呼喊的阵容里,喊声越来越整齐,也越来越让人心潮澎湃!

    室内田径馆,比起室外田径赛场,地方大小远远不及。但就因为是这样封闭狭小的空间,一万多名观众齐呼的声响萦绕、飘荡,比起室外场要显得更加的震撼人心!

    “沈……赵……沈……赵!”

    绕场一周接近尾声,再次临近终点附近。早已有些按捺不住的十几位记者,随时准备着冲过去将他们包围。

    “去接受下采访吧!”跟着沈欢跑了一圈,赵林一路感受着沈欢的情绪,有些他明白,有些他不明白。

    经过了世锦赛的洗礼,当他再次身披国旗,再次环绕世界赛场的跑道时,哪怕今天他不是主角,但刚刚观众给与他的欢呼,还是让他情绪有着不少的波动。但毕竟经历过更大规模的震动,比起沈欢他要稳的多,也能有心去感受下这位最初师兄的心情。

    “遇到听不懂的,就说sorry就好,其他的不用管。咱们说话没几个人听的懂,这些记者也不定需要咱们说什么,不说比让人瞎猜好……要是有咱们国家的,你倒是可以说几句,但是记住别乱说话,别瞎评价、别乱展望……”

    停下了脚步,轻轻的推了下沈欢,赵林不忘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细心的叮嘱了几句。

    “谢谢!”沈欢努力的压了压激动的情绪,郑重的说了声谢谢,虽然这些叮嘱的话有很多都有专门的人给他讲过。

    “对不起,我……”走出去两步,沈欢突然间转过头。

    随意的挥了挥手,赵林的表情肃穆了许多,:“你没对不起我,跟我说啥?……认真训练,好好比赛!冠军其实不算什么……”

    沈欢默默的点点头,他明白赵林的意思了!转过身,早就蠢蠢欲动的记者瞬间冲了过来。

    而这时,身后又传来了赵林的声音。

    “教练说过,你是他认可的人,不是因为天赋,更不是因为成绩……教练认可的,我也一样会认可,哪怕是……沈…沈欢,你要记得,你是靠什么改变了人生轨迹,不要浪费了你的幸运,不要辜负了跑道,更不要辜负了人……不要让教练的认可变成笑话,你给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