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极道长生魔 > 第一百二十八章铜锣阵
    那道声音宛如晨钟暮鼓,浩瀚低沉。

    顺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几名无尽苦地的弟子,环绕成类似于八卦的阵型。

    盘膝而坐,像是棋子般落于九宫方位。

    最中间,正是刚刚那位被打的脸色苍白的长老。

    他目光峥嵘。

    脸色阴森。

    轰!

    他的话音落下的同时,这铜锣阵已经是开启。

    所有弟子的身上,土黄色劲气翻滚激荡,然后化作了一缕流动着的匹练。

    迅速的,朝着中间位置汇聚。

    它们形成一道几乎有十丈左右的巨大拳影,被这名铜锣长老操控了起来。

    “滚!”

    铜锣长老一声暴喝,挥拳朝着李无忧砸了过来。

    拳影于当空之中掠过。

    空气被震荡的裂开。

    光影出现了一些扭曲。

    而大地之上,也是被逸散的劲气切割出了无数的裂纹。

    “哼!”

    面对如此劲气拳影,李无忧眯着眼睛,心头冷哼。

    吼!

    下一瞬间。

    他肩膀,腰肢,扭动。

    然后,将自身的九品劲气尽数催动了起来。

    一朵巨大而晶莹的蓝花楹凝聚在眼前。

    “花楹罡!”

    李无忧暴喝之间,双拳迎接过去。

    砰!

    两者碰撞,彼此之间爆发出了一股宛如真正的惊雷般的响声。

    然后,一种从未有过的剧烈气浪,直接朝着四周席卷。

    好似浪潮。

    大地瞬间被震出了深坑。

    约莫数丈。

    黑色的泥土翻滚着如同河流。

    而周围的那些树木等等,也都是瞬间被碾压的粉碎。

    在这爆炸的中间。

    拳影,正在不断的碎裂。

    先是小拇指,然后是无名指,紧接着是中指……

    花楹罡也不例外。

    它们彼此之间相差不多。

    所以互相损耗。

    轰隆!

    轰隆!

    花楹罡上面的六瓣花瓣,也是陆续碎裂。

    随着彼此的碎裂,这周围的波动更加强烈。

    甚至刮起了一阵阵的狂风巨浪。

    那弥漫出来的巨大压迫感,让人心神都是悸动。

    李无忧处在风暴中央,黑发猎猎,衣衫都是被震荡出了一丝破损。

    而对面,那些布置铜锣阵的无尽苦地的弟子们,则也是受到了影响。

    一个个面色凝重。

    不过,他们的劲气借助阵法,在周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保护结界。

    结界闪烁着土黄色光晕。

    倒是将大部分的风暴都挡住了下来。

    轰!

    双方僵持了大概几个呼吸的时间。

    终于,彼此都消耗一空。

    哗啦一声最后的响动。

    这花楹罡的影子和拳影,都是最终碎裂开来。

    然后。

    李无忧退了出去。

    立定在了数丈之外。

    趁着这个僵持的功夫,骆北寒也是狼狈的逃回到了阵法之内。

    此时此刻的他。

    脸上血肉模糊,身上也是有着一道道的伤口。

    看起来完全没有之前的狂暴凶悍。

    他的脸色,也是阴沉无比。

    看向李无忧的眼神,充满了无法形容的狰狞。

    完全是恼羞成怒。

    他可是无尽苦地的掌门人。

    竟然,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被李无忧教训成这种凄惨的模样儿。

    他无法接受。

    之前他无能为力,现在,有了铜锣阵。

    他自信可以把刚刚受到的羞辱,都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因为。

    铜锣阵无法可破。

    只有神魂强大的人才能够找到其中的空隙。

    而在少林寺的时候。

    枯荣大师就说过,李无忧只修肉身,不练神魂。

    所以,李无忧面对铜锣阵,必然是束手无策。

    “你死定了。”

    身处铜锣阵中央,被无数的劲气笼罩,骆北寒身上的伤势,迅速的恢复。

    而身上的劲气,也是开始逐渐攀升。

    他连废话都不想说。

    只想,尽快收拾了李无忧。

    找回自己的骄傲和尊严。

    “就凭这些吗?”

    李无忧扭动了一下脖颈,脸上的阴森和嘲讽依旧浓郁,

    “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那你便来试试。”

    骆北寒青肿的嘴角咧开,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

    “看我能不能打的你跪地求饶!”

    轰!

    话音落下,骆北寒已经按耐不住。

    他连剩下的伤势都不想恢复,直接动手。

    哗啦!

    那些流淌着的劲气,飞快的朝着他身上缠绕了过去。

    一瞬间的功夫。

    铜锣长老,还有那些弟子的实力,便是附加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肉身再度暴涨。

    好像扩大了一圈。

    周身的肌肉,像是小山一般,那血管涌动着,更是给人一种要炸开的感觉。

    一双眸子也几乎是被撑裂开。

    峥嵘无比。

    吼!

    他胸腔之内随之爆发出了低沉怒吼,然后,整个人从阵法里面脱离出来,当空,朝着李无忧的头顶,一拳砸下。

    这一拳。

    不是他普通的一拳。

    而是施展了无尽苦地的八品绝学。

    铜锣杵。

    他的手臂之上,被那几乎浓郁成实质的劲气包裹,覆盖。

    形成了一根敲铜锣的杵杖。

    灰褐色。

    看似无坚不催。

    甚至,随着这跟杵杖出现,那周遭的光线都扭曲,几乎变成黑暗。

    这是要把空间都给震荡开的迹象。

    此时此刻。

    骆北寒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九品宗师巅峰。

    甚至,超越巅峰。

    触摸到了金刚境界的门槛。

    明显的超过了李无忧。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口出狂言!”

    铜锣杵凝聚成形,骆北寒也来到了李无忧的面前,他看着被压迫的李无忧,面色更加的张狂,狰狞。

    他自信,这一拳,能把李无忧打成残废。

    “你真是太小瞧我了。”

    然而,李无忧看着从天而降的骆北寒,再看着那被他视为依仗的铜锣杵,却依旧的平静。

    甚至有些嘲讽。

    因为,他的神魂已经让他看透了这阵法之间的空隙。

    阵法和骆北寒之间,有着一个空隙。

    此时此刻的骆北寒,在他眼中,就像是一个在表演的小丑。

    轰!

    眨眼之间。

    骆北寒的铜锣杵,到了李无忧的面前。

    眼看着,就要落下了。

    “去死吧你!王八蛋!”

    骆北寒的吼叫声更加猖狂,目光也是狰狞的可怕。

    “可笑啊你。”

    这个时候,李无忧也是动了。

    轰!

    周身,劲气翻滚。

    眨眼之间的功夫,便是化作了两道劲气之刃。

    并不大。

    只有巴掌大小。

    也不强横,也不锋锐。

    就像是简单的匕首一般。

    然后,这两道风刃破体而出,绕过了骆北寒,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噗!

    两道劲气之刃似乎切割在了什么东西上。

    咔嚓!

    有什么东西被切断了。

    轰!

    紧接着,骆北寒周身凝聚的那些劲气,直接,倾泻一空。

    “这……”

    骆北寒脸色大变。

    几乎没了血色。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