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葫中仙 > 第一百八十章 终解昔时因,问君来日计
    胡垆循循善诱,由自己与谢逊的交情说起,向对方询问起“混元霹雳手”成昆与明教的恩怨始末。

    在胡垆想来,成昆若要借元蒙之刀铲除明教,首先要取信于元蒙,只有令元蒙相信他与明教确有不共戴天之仇,才会采纳他献上的覆灭明教之策。

    胡垆记得成昆投靠元蒙,依附的便是汝阳王察罕特穆尔,王保保作为汝阳王世子,本身又是难得的人才,小小年纪能统领这许多高手,多半也是知情者之一。

    果然,在略一犹豫之后,王保保如实说了从成昆处得知的始末情由。

    铁冠道人、布袋和尚、刘基乃至常遇春这个少年,都听得脸色不断变幻,心中百感交集。

    他们终于知晓,一切事情的起因,竟是自家教主阳顶天、教主夫人与成昆之间的情爱纠葛。

    便是这一段情孽,导致了教主夫妇在光明顶禁地密道之内身死,成昆性情大变誓灭明教,屠戮弟子谢逊全家,激得他不择手段大造杀孽。

    久而久之,明教越来越不为武林所容,最终沦为人人喊打喊杀的魔教。再加上内部因群龙无首而争权夺利,终于成了如今四分五裂的衰颓局面。

    而且那成昆至今仍不曾消停,正化身少林空见神僧弟子圆真,在暗中伺机而动,必要挑动天下各派与明教势不两立。等到双方斗个两败俱伤时,再由元蒙清理残局。

    如此一来,于成昆而言是抱却毕生之恨,于元蒙而言是消除心腹之患。

    说过此事之后,胡垆又问起“屠龙刀”之事。

    因为“金刚门”四大金刚都落在胡垆手中,王保保知道此事也遮掩不过,因此吐露得更加痛快。

    原来早在襄阳失陷,郭靖、黄蓉夫妇及郭破虏战死之后,“屠龙刀”便落在元蒙手中,一直秘藏于皇宫大内。

    等到如今的元蒙皇帝即位,脱脱和察罕这一文一武受到他青睐提拔,便采纳了吴直方所献的计策,将在皇宫宝库内吃灰多年的“屠龙刀”抛了出来,又暗中大造声势,传播“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四句话,欲引动天下豪杰为争宝刀而自相残杀。

    其间,由“金刚门”四大金刚之一出手,冒充少林弟子,借口逼问“屠龙刀”下落,以“大力金刚指”捏碎俞岱岩四肢骨骼,只是其中推波助澜的手段之一。

    铁冠道人等四人听得愈发惊心动魄,万万料想不到元蒙早在多年前便已谋划布局,若非谢逊抢夺“屠龙刀”后便即失踪,误打误撞搅乱了此局,江湖中的仇杀争端怕是要比如今惨烈十倍百倍。

    胡垆的问讯并未到此为止,继而问起朝廷隐藏的高手多少、在江湖中的布局安排,渐渐地又问道江湖之外更加深广的一些问题,比如朝中派系划分、地方驻兵虚实、近来朝政变革等等。

    早在一开始时,胡垆便极阴晦地在自己的言语动作中融入了部分“惑心术”的技巧,于不知不觉间瓦解了王保保的戒心,让他顺着自己的话题,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和盘托出。

    汝阳王察罕特穆尔是将这儿子作为继承人培养的,不管是朝堂还是江湖,凡是自己经手的事务都从不瞒他,因此王保保确是掌握了寻常人接触不到的消息。

    一旁的刘基运笔如飞,将王保保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原原本本记录下来,同时在心中感叹道:“胡垆道长审问出的这些消息若利用得当,足以抵得战场上的数万雄兵!”

    等到王保保终于醒觉自己竟不由自主地说了太多不该说的东西时,这一场问讯前后持续了足有三个时辰,其间胡垆还曾令常遇春给说得唇焦口燥的王保保斟茶倒水。

    常遇春早被听到的许多事情震惊,只想着能再多听一些,因此再也没有排斥的心理。

    看着王保保用满含愤怒与一丝恐惧的目光狠盯着自己,胡垆也终于不再问话,哈哈一笑道:“多谢世子如此配合,这些消息已经足够啦。现在便只剩下以人换人这一项。世子也该猜到贫道想要的人是谁了罢?”

    王保保嘴唇紧闭,好半晌才吐出一个名字:“成昆?”

    胡垆拊掌道:“正是此人,烦请世子写一封书信给令尊汝阳王,只要能将成昆送到贫道面前,贫道可立即放世子自由。”

    王保保又沉默片刻后道:“不够,你还要将我那些属下一起放了。”

    胡垆颔首:“可以,但‘金刚门’四大金刚不在其中,他们身上还有些债务需要偿还。”

    王保保迟疑一下,最终也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书信需要交由我身边的‘玄冥二老’来送,一则旁人我信不过,二则我父王要制住成昆,也需有高手配合。”

    胡垆深深望他一眼,笑道:“世子考虑得甚是周全,便依你所言。”

    不多时,王保保写好一封书信交给胡垆,然后被常遇春押送离开。

    铁冠道人皱眉问道:“道友看汝阳王是否会同意这交易?”

    胡垆胸有成竹:“这‘连环庄’的位置选得极好,深藏山中,大军无法抵达,少量精兵又不济事,汝阳王若想儿子安全,便只有按照贫道画出的道来行事。”

    布袋和尚则叹道:“贫僧虽也恨不得将那成昆抓来扒皮拆骨,但用王保保和他的数百手下只换一个成昆,这笔买卖也赔的太多了。”

    胡垆含笑望向正在整理一大摞供词的刘基:“伯温,此事你怎么看?”

    刘基愣了一下,随即从容答道:“晚辈以为,这正是道长的高明之处。这位世子才具不凡又是少年得志,必定不甘这一次的惨败被擒之辱。说不定前脚被放走,后脚便要带更多的人卷土重来。但他心切报仇,行事必定失之轻率。以道长的智慧,不难针对他的心理做一些布置,到时完全可以再擒他一次!”

    胡垆大笑:“铁冠道友果然收了一个好徒弟!不过贫道可没有兴趣再玩一次擒纵游戏,下次交锋,必将此子斩于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