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封侯 > 第十七章 晋升
    张浚快步上前取过宝剑,上上下下仔细查看,又轻轻抽出剑,忍不住长叹一声。

    “这可是将军之剑?”

    陈庆点点头,“原本是完颜娄室的佩剑,被卑职夺取,用它斩下了完颜娄室的人头。”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剑?”

    “卑职只知道它是一把名剑!”

    这是废话,完颜娄室的佩剑怎么可能是凡品。

    张浚脸上呈现出痛苦之色,“这就是名剑湛卢,同时也是太上皇的佩剑!”

    原来是宋徽宗赵佶的剑,陈庆心中明悟,看来这柄剑不属于他了。

    “完颜娄室的人头在哪里?”这一刻,张浚终于相信了。

    陈庆将一只木盒子放在桌上,打开盖子,里面正是完颜娄室的人头,用石灰封住脖子,面目依旧栩栩如生。

    这时,走进来一名官员,躬身施礼道:“宣抚使找我?”

    “武参军,你来看看这颗人头,是不是完颜娄室?”

    这名官员叫做武渠,原本是鄜州长史,颇受张浚器重,现在出任张浚帐下录事参军。

    他在鄜州多次见过完颜娄室,比较熟悉。

    武渠神情严峻,上前仔细打量一下面孔,又看了看耳后,点点头对张浚道:“没问题,确实是完颜娄室!”

    “能肯定?”

    “可以肯定,完颜娄室的耳后有一个很大的梅花红痣,这是他独有的特征,所以卑职能肯定是他。”

    张浚大喜,笑眯眯对陈庆道“恭喜陈都头立下不世之功,这颗人头和宝剑,我要立刻派人送去临安,不知陈将军那边还有什么别的信物?”

    “还有就是完颜娄室的金牌、官印还有他的金背大刀,卑职立刻让人送来,只是完颜娄室的弓箭,卑职用得很适手。”

    “弓箭、马匹之类陈都头可以留下自用,关键是金牌和官印,大刀也拿给我,我一并送去临安。”

    …………

    和主帅张浚的见面无疑是皆大欢喜,张浚可以在他的正式报告中添上几笔浓墨重彩的功劳,使报告不至于那么难看,可以说,陈庆这次功劳对张浚的仕途至关重要。

    张浚也欣然同意接受难民入川,陈庆本人也得到了嘉奖,张浚正式封他为正将指挥使,赏银一千两。

    这等于是官升三级,跳过了准备将和副将两步,一步到位升为正将,这也富平之战后,唯一一位被张浚亲自升职的将领。

    当然,这只是军中职务,还得兵部认可后授予相应的官阶,这才是关键,就像军衔一样,

    陈庆次日上午离开了子午关,率领三百士兵前往大散关。

    三天后,陈庆率部抵达了大散关。

    ………

    吴阶和王彦亲自迎接这位传奇的年轻将领到来。

    王彦随即陪同陈庆了解宋军的部署。

    “都统,为何营寨不驻扎在大散关,而是驻扎在北方二十里外的和尚原?”

    和尚原是终南山向北突出的一个凸点,就像鳄鱼将嘴伸进了关中,虽然这里地势也很险要,但比起大散关的险要还是逊色了不少。

    王彦微微笑道:“这其实是吴都统的高明之处,你说说看,在和尚原驻军和在大散关驻军有何不同?”

    陈庆望着远处的关中平原,沉吟片刻道:“在大散关是取守势,而在和尚原驻军是攻守兼备。”

    “你看得很准!”

    王彦赞许地点点头,他也望着远处的关中平原感叹道:“和尚原就像一根毒刺插在女真人的后背,虽然从关中去汉中还有骆傥道、子午道、褒斜道等等要道,但金兵如果不拔掉和尚原这根威胁关中的毒刺,它们能杀去汉中吗?”

    陈庆这才明白,难怪金兵能横扫宋朝,却始终无法夺取四川,根子就是吴阶在和尚原布下的这颗棋子。

    “都统准备怎么安排卑职?”

    王彦想了想道:“李绛阵亡,我就决定任命你继任八字军斥候营指挥使,正好大帅晋升你为指挥使,你执掌斥候营就名正言顺了,吴都统还会再拨给你两百精锐,你手下就有五百人了,足以独当一面。”

    “吴都统是想把卑职放在外围?”陈庆明白了他们的战略意图。

    王彦注视着陈庆道:“你在京兆城的行动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我和吴都统一致认为,如果有一支军队在外围骚扰敌军的后勤和粮草运输,将直接影响到金兵对和尚原的进攻,而执行这个任务的主将,非你莫属。”

    陈庆无言以对,桃子捡软的捏,而且是两只手一起捏。

    ........

    次日一早,陈庆率领五百骑兵从大散关北上。

    王彦站在关隘上目睹陈庆北上,吴阶也慢慢走上前笑道:“听说完颜宗弼和完颜宗辅联合悬赏他的人头,价格已增至十万贯,而你我的人头价格加起来还不到他的一半,还不到二十四岁,后生可畏啊!”

    王彦也感叹道:“每当国家面临危亡之际,都会有像他这样的年轻俊杰横空出世,这是我们大宋之幸也!”

    吴阶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我刚刚得到消息,金兵从河东、中原向关中增兵五万,女真人的兵力达八万人,加上五万齐军和数万关中降军,关中的敌军总兵力将接近二十万人,这恐怕是要打通进入四川的道路。”

    王彦也脸色一变,急问道:“大帅知道吗?”

    “就是大帅派人告诉我的。”

    “那朝廷呢?”

    “朝廷应该也知道金国的战略西移了,但粘罕的东路大军还在江淮,朝廷无暇西顾,川陕这边只能靠我们自己,不过刘子羽在熙河路还有八千军,刘锜在秦凤路还有一万军,也能牵制一部分金兵。”

    王彦眉头一皱,“你把西夏军队忘记了,他们岂能不趁火打劫,刘锜的军队是要对抗西夏,刘子羽军队要守熙河路,恐怕无法支援我们。”

    吴阶哈哈一笑,“金兵来二十万又如何?和尚原可装不下这么多人,咱们只要准备充足,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何惧之有?”

    ..........

    黄河蒲津关通往京兆的官道上,运送粮草的大车一辆接着一辆,挤满了官道,铺天盖地,一眼望不见边际。

    这是金兵强征二十万民夫,向关中运送三十万石粮食和二十万担草料。

    由于关中空虚,完颜宗弼又下令从陕西路北部押送数万户百姓充填关中,命他们屯田种地,给金兵提供粮食。

    金国大举增兵关中,打通前往四川之路固然是他们的战略企图,但全面占领陕西路、秦凤路和熙河路才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虽然富平之战金兵获胜,但吴阶军队依旧占据和尚原,威胁关中,刘锜军队在泾州、刘子羽军队在渭州,继续对抗金兵。

    光靠关中的三万金兵和几万降军是达不到金国占领西北的战略目的,金国皇帝完颜晟这才下令,向关中增兵五万精锐,同时派使者前往西夏,命令西夏也配合出兵。

    这天上午,一支数千人的女真骑兵从蒲津关奔出,风驰电掣般向西疾奔,为首大将约三十余岁,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凶悍,手执一把金背大刀。

    此人正是完颜娄室的长子完颜活女,是金国赫赫有名的猛将万夫长,出任太原留守,他听闻父亲被一宋将斩杀,悲痛万分,征得金帝同意,从太原赶来京兆,特来为父亲报仇雪恨。

    完颜活女率军穿过一座小镇,他忽然在小镇口一堵高墙前勒住了战马,高墙上贴着一张悬赏布告。

    悬赏金额竟然是十万贯,这恐怕是金国开出的最高悬赏。

    ‘宋将陈庆,获其首级者赏钱十万贯!’

    “陈庆!”完颜活女默默念着这个名字。

    “我不要什么悬赏,我要在战场上亲手斩下他的人头!”

    完颜活女咬紧牙关,猛抽一鞭战马,向镇子里疾奔而去。

    ========

    【新的一周开始,老高向各位书友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打赏!大家也看得出,老高写这本书非常用心,尽量每个细节都考虑到,老高一定会殚精竭虑写好这本书,不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