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 > 四十五 因为他们是太监
    “一二一!”

    御花园的空地中,朱雄英背着手喊着口号。

    他前头,数个绷着脸的小太监竭尽全力的踢着正步。

    这是朱雄英打法无聊时间,想出来的儿戏之作。就按照当年上学时,军训时的方法训练这几个小太监。可也知道这种训练方法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太过超前。还是这些小太监们悟性太低,总之他们走起队列来,就四个字,惨不忍睹。

    他们也不是不想走好,而真是手脚不协调。因此走起来,好似一群脑血管后遗症患者似的,颤颤巍巍参差不齐。

    “小福子,你又顺拐啦?”

    走着走着,队伍中又有人顺拐了。这些小太监各个分得清东南西北,但就是分不清自己的左右腿。

    听了朱雄英的话,贾贵马上拎着小棍跑上去。

    “殿下都说你多少次了,你就记不住?”贾贵一小棍,之家邦在了小福的小腿上,后者马上呲牙咧嘴。

    “别装,杂家没使劲!”贾贵昂首说道,“真是的,皇太孙教你们,多大的造化啊?祖坟都冒青烟了你们!这两步道,让你们走的,那叫一个寒碜,杂家都替你们丢人!”

    “特别是你,小福子,就你顺拐,迈的腿都跟别人不一样!”贾贵开口教训着,顺便伸出自己的右腿,“先迈左腿知道吗!”

    身后,朱雄英看到这一幕,无声的捂住额头。

    “贾公公!”跟小福要好的小顺开口,有些畏惧的说道,“您老刚才迈的是右腿!”

    “嗯?”贾贵一愣,两只眼珠子凑在一起,看看自己的两腿,似乎腿脚开始不麻利起来,“杂家的两条腿,哪边是左腿来着?”

    “行了,你一边去!”朱雄英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听从我口令,全体稍息!”

    唰,几个小太监站好,稍息。

    “立正!”

    唰,收腿的声音响起,按个头高低站好。

    “这还行!”朱雄英点点头,起码站着还像是那么回事,比走强多了,随后又喊道,“向右看去!”

    腾腾腾,全是跺脚小碎步的声音。几个小太监肩膀靠着肩膀,身体对齐。

    “别忘了间距!”朱雄英喊道。

    等几个小太监又站好,朱雄英扫扫他们,“下面是队列练习,一列横队变二列纵队,走!”

    唰,有人准确的找到自己位置。

    有人懵圈,该动的没动。不改动的,和别人撞上了。

    贾贵举着棍子,“又出错,信不信杂家抽你们!”

    “你别一惊一乍的,越是吓唬他们,他们越听不懂!”朱雄英开口道。

    “是是!”贾贵耷拉着肩膀过来,“殿下就是心善!”

    “重来!”朱雄英没搭理对方的马匹,对小太监们喊道,“全体都有,立正,开始报数!”

    “一,二,三,四!”

    ~~~~

    朱雄英以为是他的游戏制作,可万春亭中,朱元璋和一众淮西勋贵们却看得分外认真,有人眼中有惊愕,有人默默沉思,有人双眼发亮。

    这些人虽然都出身贫寒,但打了一辈子仗,眼光最是独到。一眼就看出,这等训练方法的好处,还有实战的用途。

    “咱看着,这有几分像是练兵的法子!”朱元璋开口道。

    “臣看也是!”徐达皱眉沉思,“皇上您看,不过几个小太监,按照口令就能原地列阵。咱们打了一辈子仗,哪次临阵列阵不是鸡飞狗跳的。若是有这个法子,岂不是上千人如一人?”

    “这队伍齐整,列的快,每个人也都知道自己的位置,不会乱跑!”宋国公冯胜也开口道,“听这口号,可比旗语和战鼓好使多了!”

    朱元璋看着远处的朱雄英,喃喃道,“咱大孙,这是在哪学来的?”

    “不管哪学的!”徐达小声开口,“臣以为这等法子,应该记下来,用于军中演练!”说着,又道,“试想一下,若是两军交战之时。我军一方只需数千通晓此法的士卒,就可在顷刻之间结阵!”

    “拍头兵喊话,大家肩膀挨着肩膀,手持长枪如林推进是何等的威势!”

    这时,远处空地上,朱雄英又喊道,“向左转!”

    简单一个口令,顿时让万春亭中这些淮西军功勋贵,又嗡的一声。

    “这转的太快了,嗖的一下就过来了!”

    “瞅瞅,瞅瞅,好几个人一下都转过来了!”

    “队形还没歪!真是奇了!”

    但接下来,他们马上又陷入惊奇之中。

    朱雄英随意在一处石凳上坐下,开口道,“现在开始,刺杀练习!”

    贾贵冲后面一摆手,自有两个侍卫,送来齐眉的短棍,还有各种护具。

    数个小太监两两一组,手持木棍,相互而视。

    “杀!”

    小太监们一声喊,按照朱雄英的教导,迅速的向前跨步,手中木棍对着对方的胸腹刺出。

    观望的朱元璋眼睛一亮,“朴国昌!”

    “奴婢在!”

    “去把太孙给咱叫过来!”

    ~~~

    “孙儿见过皇爷爷!”

    “臣等见过太孙千岁!”

    朱雄英先给老爷子行礼,随后笑着对众位淮西勋贵说道,“诸爱卿平身,免礼!”

    朱元璋先把朱雄英拉到一边,指着那边还在练习刺杀的小太监们正色道,“大孙,这法子你哪学来的?”

    朱雄英想想,笑道,“孙儿无聊之下,自己想出来的!”

    朱元璋上下看看他,“真的?”

    “孙儿怎会骗您?”朱雄英笑道。

    朱元璋再次上下打量,狠狠的在朱雄英脸蛋上捏两下,“你这小脑袋瓜子里,长都是啥!”说着,又大笑的揉揉朱雄英的脑袋。

    朱雄英知道,这是无意间,他又露脸了。

    “你这法子,用来练兵好!”朱元璋笑道,“回头,你写下来,抄给咱成不成!”

    “这有什么不成!”朱雄英笑道,“不过...........”

    “不过啥?”朱元璋问道。

    朱雄英先笑笑,“皇爷爷,孙儿想出的这个法子,人越多练起来越好。孙儿身边的人太少了,您老能不给孙儿身边,多派些人!”说着,指着小太监那边,“都这么大的最好!”

    “不成!”谁知,朱元璋却郑重的摇头,随后开口道,“他们是太监,这种法子不能教给他们!”说着,对徐达说道,“明日你看看,勋贵人家之中,多少年岁小的,挑几十人出来,充做咱大孙的护卫!”

    “臣遵旨!”徐达笑道,“曹国公家的,颍国公家的,申国公,楚国公家的都是半大小子!”

    “嗯!”朱元璋点点头,“就依你之言!”说着,又揉捏朱雄英一番,“以后咱大孙,在宫里就是大将军了!”

    勋贵子弟从小接触军事,训练起来自然比那些太监要好用得多。

    就在朱雄英心中暗道之时,朱元璋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大惊失色。

    “朴国昌!”

    “奴婢在!”

    “去!”朱元璋牵着朱雄英,往酒桌那边走,开口道,“把那几个小太监,料理了!”

    料理,就是处死!

    他们犯了什么罪,竟然直接处死?

    “不行!”朱雄英大喊,看着朱元璋,“皇爷爷,您为何要处死他们?”

    “他们是太监!”朱元璋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