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惧的代价 > 第18章 给活着的人留下的,是永远的痛
    第18章 给活着的人留下的,是永远的痛

    阿利首先去了姥爷家,原来的两间正房已经不见了,只有一座简易房。

    阿利一进门,眼泪就止不住地流!睹物则思人,老舅的音容笑貌仿佛又出现在眼前,“老舅!老舅!”他边哭边大声向空呼喊着喜爱自己的老舅,可是没有回音。

    “别喊了,他再也回不来了!”姥姥撩起衣襟儿擦着眼泪,颤抖着嘴唇说。

    由于阿利的到来,又打破了姥爷家原来的宁静,姥爷一家子十几口除了老舅走了,其他的人都平安。二舅拉着阿利出了屋。姥爷姥姥年岁大了,已受不起悲伤的刺激,而且姥爷的身体也不好。

    如果没有二舅的带领,阿利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路。

    一路走着,映入阿利眼帘的,是一座挨着一座的简易棚。简易棚的建设一般都是在自己的原址上,砖头压着油毡。林西二小的操场上,全是绿色的军用帐篷一个挨一个,那是解放军的驻扎地。

    时间就是生命!当时10多万解放军以战时的状态,用最快的速度进入了唐山。救灾工作立即展开:抢救被压的群众,对受伤的群众及时救治和输送;清理断壁残垣废墟瓦砾;分发压缩饼干等食物和各类生活用品;以最快的速度,将树干、椽子、铁丝、鈀锔子等送到受灾群众的手中。下大雨的时候,让群众到军用帐篷中避雨,而部队的领导们分成几拨,带领战士们冒着大雨,逐家查看有无漏雨;物品是不是被淋湿了,要不要支援;缺少啥东西等等。。。。。他们的信条就是:不能因为自己做的不到位让群众挨浇受冻受损失——这就是我们党领导的人民的军队,爱党爱国爱人民,永远都是人民心目中的最可爱的人!

    “爸!妈!”阿利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母,眼里流出激动的泪水。见面的一刹那,父亲答应了一声,母亲微笑着张开了怀,一下子将阿利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儿行千里母担忧,阿利知道:父母对自己的思念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二舅待了一会儿后,就离开了我家去了姥爷那里。

    阿利一家五口都平安无事。后来的阿利又回到了洋务桥西街,找儿时的那些伙伴儿。曾经的伙伴有的已经不在了!这让阿利唏嘘不已,也让阿利了解到了洋务桥西街自己家原住的厢房在地震时的情况。

    阿利家住的那间西厢房,在地震时,南北山墙都是往外倒塌,直径40cm的大过梁和焦子顶全部落下,砸在了土炕上,把土炕都给砸塌了!在阿利一家搬走后,又有一家四口人搬了进去。7月27日当天,因为男户主是民警要去单位值班所以不在家,他的爱人和一儿一女没有在房子里住,回了娘家,才得以幸免。如果阿利一家没有搬家的话,在3点42分那个时间,正好是阿利的父亲下夜间2点班儿,吃完饭躺下睡觉的时候,那么阿利一家五口将不幸遇难。那间厢房无论是阿利家还是后搬入的一家,如果住的话,任谁都不能幸免于难!

    想起来就让人后怕!这也是阿利前文所说的“冥冥之中,阿利一家人躲过了一个大劫”那个劫。

    7月27日曾经陪自己聊了那么长时间、在自己的赶撵下恋恋不舍离开的母亲,在地震过后,高婶儿去了母亲的住处。弟弟傻声头所睡的房间根本就没有倒塌,而她再见到母亲时,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高婶大声哭喊着:“都怪我!我当时为啥要撵你回去呢?!我咋就这么傻呢?我咋就心里转不过来这个个儿呢?”一直到后来,她都不曾原谅自己!

    阿利大爷家的正房根本就没有塌,塌了的是厢房。小子曾经三次去正房睡觉,大妈三次将他抱回到厢房,最后一次是大妈打了他一顿,又将他抱回的厢房,至此就再也没有醒过来。当小子被扒出来时,大妈看着小子的尸体,使劲儿地抽打着自己的脸:“是我亲手害了我的儿子!是我呀!”无论别人怎么劝她,可是她都不曾停止抽打自己的脸。

    。。。。。。

    逝去的已经逝去,可是活着的人,一直都在懊悔、自责和痛苦中备受煎熬,成为心中永远的痛!一直到几十年过后的今天,当回忆起这些往事时,对自己的过往依然耿耿于怀!

    其实,作为平凡的人,对任何即将发生的或已经发生的事情,在不能预知好与坏、对与错的情况下,就相信上苍,顺其自然吧。因为那是命理——不是一个人能左右的事情!

    (本章完)